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二四六天好彩玄机图片 > 橘庆太 >

千叶凉平的人物经历

归档日期:08-16       文本归类:橘庆太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凉平家是白色的独栋建筑,玄关前铺满整片的玻璃,这是积雪甚多的北海道独有的特征。千叶家的地基高出路面一公尺,在进入家门前得先踏上阶梯才行。屋前的停车场停着一辆大型白色的四轮驱动汽车,让人无法匆视它的存在。寂静-站在这里,脑海中首先会浮现这个形容词。似乎完全不会感受到三十公尺外、西边四线道环状线的嘈杂。大概是因为下雪的缘故吧!路上没什么行人,连狗叫声都听不见。

  一只是名为蓝蓝的母柴犬,另一只是公的、名为大吉的迷你柴犬。据说凉平也常带着这两只狗到公园,跟它们一起玩足球。“大吉是迷你柴犬,应该不会长得很大才对,可是他却长得跟普通柴犬一样大耶!而且很凶,如果把球丢给大吉,没几分钟就会被他咬烂,凉平也拿大吉没办法呢!柴犬蓝蓝比较听话,但大吉对家人很不客气呢!凉平也被大吉咬过好几次。对了,它还咬过凉平的下巴,当时引起很大的骚动呢!”

  他本人在杂志访谈里也说:“现在我嘴边还留着大吉的咬痕呢!它是一只很凶的狗,不会亲近我们。所以如果我自己要养狗的话,一定要养一只会亲近我的狗,不过现在住在宿舍,不能养啦!”他好像已经受够了凶暴的狗呢!

  “北海道少年演艺学校”由FAME公司实际营运,也就是艺人养成学校。2001年十一月,在北海道有札幌本部教室、札幌卫星教室(札幌市)、惠野校区(会庭市)、函馆校区(函馆市),在宫城县仙台市及茨城县的筑波市也有教室,每个分校个别招收学员。

  但并非所有报名者都能成为学校里的学员。只有在一年四次的选拔赛中合格的人才能顺利入学,之后会以学生的目标与实力分为特别生及一般生。在特别生班级中,以金字塔顶端的“SDP-PR0”为首,接着是“SDP”、“SDP-basic”、然后是由低年级组成的“SDP-junior”,由这四个部门构成。

  而依照每三个月举行的校内选拔赛结果,学员可以突破各部门的限制,参加“Super Dancers”、“Super Vocalist”的特别讲座,但这不是固定的课程,会依三个月后的选拔赛后判定可否继续上课,或由Dancer噪程移往Vocalist的课程。

  现在在札幌本部有四百名学员。之中最优秀的“SDP-PR0”约有三十到五十名。这样出类拔萃的菁英份子“SDP-PR0”的成果发表会,也就是之前提过“Bargain Record”表演会。名为是“超越巅峰”的表演活动,自1999年的四月起,每年举行三到四次,而在2001年的8月9日,第八届的活动在“札幌艺术森林Art Hall”中举行。顺道一提,“SDP”是“Star Dust Project”的缩写。

  这个艺人养成学校--HJAS札幌本部教室是在北海道东区。北海道东区以“札幌啤酒园”最为著名,其实东区农业也相当盛行,区内东北部遍布着以栽培洋葱为主的农田。旧式仓库的铁窗户上,一个榻榻米大小的银色看板画非常醒目。让人联想到纽约的艺术发祥地--苏活区。

  那么,千叶凉平是个什么样的学员呢?HJAS的工作人员说:“对凉平的印象吗?他是个总是笑眯眯、很活泼的孩子。而且不管课程再怎么辛苦,他都不曾露出难过的表情呢!”刚入校的千叶,便成了SDP-PR0的一员。能挤进如此窄门,晋身精英之列,有这样的原因:“他们第十一期的学生,算是非常幸运的一届。由于招募学员之前开设了另一个分校,很多之前在札幌本部的SDP学生都因为交通方便而转到新的分校去了。所以凉平他们第十一期的学生,虽然是新进学员,却可以顺利地晋级到上级的位置。而且,因为学长少,所以新生也很活跃,比较没有受学长、学弟的上下关系影响。他能够如此延伸自己的优点,我想在这种环境下学习也有很大的影响。”

  HJAS的男女比率是二比八,男生此较少。脸上总是挂着笑容的凉平,让工作人员印象深刻,应该也是因为不用烦恼上下关系的缘故吧!庆太和龙一,真的对凉平很好。

  从很久以前,三个人正式聚在一起的时候,凉平就知道了这个事实,不可抹灭的,自己心里是有一点小小窃喜的,他是三个人当中最年长的,周围的人都很看好的说自己很认真很努力,再加上年纪这点,自然而然队长的这个责任便落到了他的头上,于是,他被这个沉重的压力弄得喘不过气来。

  凉平从小的时候就知道,其实自己可以说是不善交际的,小时候刚进去幼稚园时第一次小团体的分组也只有自己一个人无措不知道该怎么办的落单,幸好那个时候有好心的小朋友愿意接纳自己,不然其实凉平怀疑他会从那个时候开始变成自闭儿,那种…小时后心灵创伤成为长大后的阴影这类例子不是常有吗?

  然后一直到了国小、国中,几年了自己还是没有改变的不是很会去认识新朋友,但勉勉强强的他还是心灵很健康的活着,会哭会笑,也会讲笑话,即使他身边总是不自觉的聚集起人群,但自己仍习惯不出风头的,在一旁静静聆听微笑就好,这样算不算不积极进取?凉平想应该不是吧,像一直到后来,他争取到的机会,偶然的机缘,他和庆太及龙一成为了一起的生命共存体。

  说是生命共存体一点也不夸张的,凉平一直对此引以为傲,因为,他有两个这么优秀的同伴,三个人能够一起活的快乐一起等待耀眼发光的机会,‘来自北方和南方的风合而为一了’,凉平最喜欢这句话,让他能够消去所有孤单还是疲惫的感觉。

  庆太和龙一都不是属于静态的那一类人,庆太一开始还会略显生涩害羞,只是一但熟了以后他却可以玩开来的大声笑闹,开出大玩笑的那种人,而龙一则是那种很难让人不去注意到的外放类型,凉平有时候真的觉得龙一就算去对一个完全不认识的人问说吃饱了没还是天气冷不冷也不奇怪……。

  所以,三个人之中,最安静的人就是自己了,很久以前吧,曾经有个工作人员不知道是半带恶意还是无心的,问说‘你很没有存在感耶,为什么老是那么安静’这类问题,自己也只是微笑带过,说他不习惯出风头的,一边听他们说话一边笑,不是也很快乐吗?………凉平并没有放在心上,只是隔天他却没有看到那名工作人员的出现,听说不知道是刚好路过的龙一和庆太用什么手段,嗯,请走了。 (还有个版本说是参加一个节目,那个节目的mc说的。那个主持人:“凉平君很没存在感呢,为什么会当上队长呢?)

  后来那天结束工作回到宿舍,庆太和龙一两人竟然紧张的冲上前握住凉平的手说,

  我们不管做什么事情绝对都没有忽略到你,凉平你是我们当中最重要的人,我们最舍不得的就是你受到伤害,我们会一辈子保护你的你知道吗?…………说到最后两个人的表情的有点燥红,但那害羞又认真的可爱表情却让凉平一辈子也没办法忘记,被人家那样说凉平虽然并不真的很难过,只是多多少少还是有些在意,但……龙一和庆太的这些话,却是什么也都没有办法抵过的宝物。

  记得自己后来好像哭了吧?然后不知道为什么的龙一和庆太也跟着自己哭了起来,然后三人见到彼此哭的惨惨的模样又忍不住大笑起来,当时年纪都还小的三个人抱在一团又哭又笑,那景象真不是普通的滑稽,却是他们宝贵的回忆。

  很快乐,凉平真的觉得,那段时间对他而言当然再宝贵不过,而过了好久,一直到现在,凉平仍然将两个团员视为生命中最重要的一部分,而另外两个团员呢?

  桌上就摊着同一个便当,两个人两双筷子同样朝盒子里的?进攻,气氛可以说是紧绷异常但对话和动作却是让人忍不住频频摇头,一旁经纪人工作人员都习以为常的不想去理会那两个笨蛋,只能一边吃着便当一边看着可怜的主角。

  一旁杂志来采访的编辑则傻了眼,虽然之前对他们两人的行径略有耳闻,怎么他们排练演唱会的期间又演变的更加白热化,连便当也要用喂的?

  看到一旁被吓到的编辑,凉平忍不住叹了口气,连自己也只能摇头的看着他们两人,唉……他是从以前就知道他们对自己很好,但是,最近好的太过头了,不是吗?

  过了那么久的一段时间,除去自己据说还是很稚气的外貌外,他们两人也都成熟上不少,尤其是庆太,他不只是身高高了,还脱下了他像是女孩子一样的可爱外表,一下子成了三人中看来最成熟的……只是那是外表啊!为什么他们两个人的心稚却越来越退化呢……

  “他们,两个………平常都是那样的吗?”杂志的编辑呆呆的问着凉平,还是很难消化这样的情景,好像在看幼稚园吵架一样。

  “他们就是那副样子,而且从演唱会排练开始变得越来越严重,从之前的帮凉平拿?要抢到现在的连吃饭都想要抢着喂,真不知道他们两人究竟几岁了…”

  听完编辑依然是很没有办法接受的盯着两人,再看看无奈的凉平,他拿出笔来愣愣的发呆,一笔采访到不可思议的纪录,思考着这该不该写在上面啊……

  “喂,你们两个……够了吧?我肚子饿了……”被两人抢夺时忽略了很久的凉平灰暗的说,真搞不懂一样的工作量下为什么这两人完全没吃?却可以那么有精神的吵架…。

  看到凉平拿了双筷子,便把龙一的便当拿起来吃,愣了下庆太不服的开始哇哇大叫为什么凉平拿龙一的不拿他的,而龙一则向庆太比出胜利的手势。

  凉平是三个家伙里表面上最沉闷的一个,只限于表面上哦!这家伙脑子的转数超快的,总能冷不防说出让人岔气的话来,一个暗箭就让人中招

  还有哦,他最擅长的就是讲冷笑话,有时一个人在家里,他就晃上网找冷笑话看,好笑的笑话他从来都记不住,而且他讲冷笑话还超上瘾的!所以这个怪家伙每次都会定期集中一批冷笑话给龙一和庆太听,每次不会被笑话逗笑的两人,总是被凉平专注的模样逗笑......

  因为彼此太熟悉了、知道他讲笑话很难笑,所以现在其余两人最怕就是凉平心血来潮给他们讲冷笑话,只要他一分钟不讲话而鬼异地冲着他们笑,两人就知道凉平又要讲笑话了,半分钟之内便以“去洗手间“、“困了要睡觉”、“饿了要吃饭”来打发他哦!

  在Super Dancer班上曾和他同班,一位大他一岁的女生说:“如果凉平达不到老师的要求,就会很生气地跺脚、很不甘心地一直反覆练习。

  “为什么我跳不好!”他常常这样大喊,一直重复跳着刚才的舞步。虽然他外表有点酷,但对舞蹈非常不服输,真的很努力喔!”一开始对舞蹈并没有这么向往,从前让他这样挥汗努力的是足球,因此起初似乎对在镜子环绕的教室里,跟着老师一起跳舞有所抗拒。

  虽然如此,但他仍不曾无故请假。在HJAS的规则中,如果无故请假翘课的话,必须向校方提出悔过书。而且这份悔过书会贴在练习室旁的布告栏中,这是让为了让学生反省的一种严厉处罚。工作人员说:”要成为艺人,就必须具备一切礼仪。让他们写悔过书也是一种方式。

  经纪人排好的工作,如果当天临时取消,会造成所有人的困扰。比起训练各个学员的才能,我们认为教授他们身为一个艺人应有的礼仪才是最重要的事。”真是明智的见解。

  在演艺圈,即使年纪比较小,但演艺资历较长的话,仍然算是前辈。在这么繁华的圈子里,有很严厉的礼节规矩及明确的上下关系。所以现在w-inds.严能以势如破竹之姿窜出演艺圈,在HJAS学到的基础影响很大。

  谈到关键的舞技,凉平大概原本就拥有舞蹈的才能吧!持续上着舞蹈课程,舞技也日益精湛。而且他拥有迷人的笑容。这样的凉平受到讲师们的注意,经过平成十年的校内选拔赛,终于他参与了梦寐以求的电视节目演出。节目名称是“综艺莱卡G0!G0!”(北海道电视台)。这是HJAS自行制作的节目,从1998年七月到2000年一月,在每周三的七点半播出。凉平与龙一一起被选为“Dance·Dance·Dance”单元的固定班底。这是个让电视机前的观众一起学跳舞的单元,凉平与龙一精湛的舞技相当受到好评。

  此外,这个节目还有设定一个主题、由两队分别介绍观光地的竞赛单元“综艺G0!探险队”,以及介绍流行漫画的“综艺G0!排行榜”单元等等。不过很遗憾,这个节目已经播完,无法再看到了。

  凉平青梅竹马的朋友回想起当时:“那时候凉平看起来真的很开心,因为自己的梦想实现了嘛!他还很高兴地说:“一开始真的很讨厌跳舞,不过舞蹈真的很深奥。越练习就越入迷,现在我喜欢舞蹈更胜于足球呢!而且还可以参加我梦寐以求的电视演出,我一定要努力练习,跳得更好给大家看。”

  凉平就读的国中是紧邻着北白石小学的“札幌市立北白石中学”。校舍建筑与小学相同,不过操场是小学的三倍大。据说午休的时候,凉平经常和朋友在校园里踢足球。

  学校附近便利商店的店员说:“冬天就没那么勤劳了,不过我们常在午休踢球喔!我想凉平他也没受过专业训练,不过他总是不顾一切地向前冲,玩得相当激烈。但是这也只到二年级为止,三年级他就开始念书了。我还记得他曾经说过:“要去跳舞还要上补习班,好累、身体变得很沉重。”

  “白石区有二十一所小学、九所中学,但公立高中却只有三所,所以对这里的国中生来说,考高中是一件很重要的事。”东京有数不清的私立高中,但这里是札幌。私立学校屈指可数,因此高中联考成了一道窄门。

  凉平也不得不屈服在现实之下。为此,他的国中时代除了原本的舞蹈课程,还得上补习班,每天都很辛苦。

  另外一位同学说:“凉平看起来很顽皮,好像什么都不在意一样。其实他非常有上进心,脑筋转得很快,学校成绩也很好喔!

  每次期中考或期末考,他的成绩都很不错,一般我们都会说那些聪明、功课又好的同学是书呆子,不过凉平人很好,所以他很受大家欢迎喔!”“凉平长得很可爱,当然很受女生欢迎罗!不过我们学校最帅的是另一个男生,凉平是第二名。最受欢迎的那个男生很美形、有男人味。如果用棒球来比喻的话,他就是以快速球为武器的强硬型投手。而凉平则是以控球及变化球取胜的阴柔型投手。即使被喜欢的女生拒绝了,他还是会一直不断地尝试,一点都不气馁。我跟他说:“你放弃吧!”

  但他却说:“可是我喜欢她啊!才不能这么容易放弃呢!而且被拒绝一两次就放弃,不是很怪吗?这就不是真正的喜欢了吧!”

  凉平喜欢的类型,是温柔又体贴的女生。凡事都会先考虑到别人的女生、或是朝着目标努力的女生。

  他都会很认真、兴奋地说:“她也在努力,我也得好好加油才行。”这么专情又热情的凉平,却有人夺走了他的初吻。而且还是个男生,这件事情实在非同小可。

  一位曾在HJAS担任讲师的人说:“啊、就是绪方龙一嘛!现在大概已经不稀奇了,但是在当时,我们首先引进Power Play这个课程,就是那时候的事。Power Play是指让两个人一起唱歌或跳舞,要想尽办法压倒对方的课程。如果是舞蹈的话,就必须一边配合对方的舞步,一边超越对方、取得主导权,也就是对抗赛。这是他们两个在Power Play时的事。

  一开始凉平握有主导权,但没多久龙一就笑嘻嘻地边跳边靠近凉平,然后“Chu”地一声亲了他的嘴唇。这种事情任谁都会被吓到吧!凉平之后的舞也开始乱了起来,主导权完全被龙一夺走。这大概是龙一得胜的策略了。他们两个都是第十一期的学生,但平时却不常在一起。凉平有自己的朋友群,龙一也是,而两个人都是小团体的中心领袖。但这并不是说他们是敌对的喔!请不要误会。在休息时间他们也常会开玩笑,在各个活动中也常是同一组表演的伙伴呢!他们是很好的对手,互相竞争、在需要帮助时也互相协助,创造出最好的表演,这种切磋琢磨的态度在演艺的世界里很重要。如果没有这种精神,绝对无法在这个世界中生存。不过这个接吻攻击,连我都吓了一跳呢!对凉平的冲击也很大吧!”

  国三时对未来的憧憬北白石国中有个惯例,在每年六月国二生要到函馆校外教学旅行。参观函馆山及五棱郭两天一夜的行程,是为了要增广学生们的见闻。从函馆山顶看下来的夜景,与意大利的拿玻里、香港并称为“世界三大夜景”之一而闻名。标高三百三十五公尺,俯视突出在津轻海峡的函馆市全景,从山脚下到函馆山顶,坐缆车只要三分钟,非常方便。据说这部缆车,可以搭载一百八十名以上的小孩。

  “我们一坐上缆车,凉平就开始喊:“如果掉下去怎么办!不要摇啦…啊、绳子快断了啦!”一脸正经地开玩笑,他说得很认真,大家都会上当。然后他就开始笑:“你们相信了吗?”

  不过因为都太无聊了,所以我们常说:“好啦好啦…”完全不理他。嗯…他有时候还挺烦的。”

  凉平的同学笑着告诉我们这个小故事,让我们知道,开始上演艺课程的凉平,从前怕生的个性已经逐渐转为会跟朋友开玩笑,而成为相当受欢迎的人了。

  五棱郭正如其名,是一个突出五角的星形城郭。在l875年竣工,由研究荷兰文化的学者-武田斐三郎所设计。因大正奉还而失去生计的德川幕府家臣们,与不满明治政府的百姓们,为了开创新天地,而越过虾夷之地(北海道),在五棱郭树立了新政权。政府为了讨伐他们,而派遣军队至此,以五棱郭为据点,展开在历史上相当著名的激烈争战。现在则是日本的特别史迹之一,为赏樱花及藤花的著名景点。”城墙到处都有弹炮的痕迹和刀痕,当时的战争应该很惨烈吧!”平常爱开玩笑、顽皮的凉平,看了有关当时战争的贵重资料及兵粮仓库后,却变得相当正经。

  “凉平不太会表示自己意见,虽然他常笑嘻嘻地说笑话吵热气氛,但如果他认为自己是对的,就不会被其他人的意见左右。在五棱郭看到真实的战争遗迹,大概也有自己的想法吧!”也有如此严肃一面的凉平,升上了国中三年级。

  之后凉平为了高中联考,非常努力用功。但电视节目的录影他也不缺席,在12月24日校内制作发行的CD里,也以SDP成员的身份参加了唱片封面与宣传海报的照片摄影,爱出锋头的个性丝毫不减。HJAS为因应国、高中学员们的联考,制度上允许请假半年,但是凉平每次都准时去上课。

  邻居的主妇告诉我们当时凉平的日常生活。“凉平的妈妈很担心地说:“他爱跳舞是很好,但是如果妨碍到高中联考就不好了。”

  有一次还很凝重地说:“他说要去练习,后来居然到公园放着音乐练习跳舞。说是因为要到舞蹈教室太麻烦。已经快考试了,该怎么办才好啊?

  另一位凉平班上的女同学也说:“凉平并没有非常在意联考的事吧!”“在接近考试的某一天,有一次学校放学后只剩下我跟他两个人,我正在整理自己的东西,凉平是回来拿他忘记的东西。国中生活快结束了,接下来就是联考、毕业典礼了。因为大家就要分别走向不同的路了,我们也聊到平常不太提的话题,像是“你将来要做什么?”之类的事。”

  在札幌,冬天的时候只要过了四点,周围就变得一片漆黑。放学后,教室里的暖气也停止运作,蒸气管发出的“铿铿”声逐渐冷却。两个人畅谈着未来,忘了时间的流逝。“当时我还没有具体的想法,于是我说自己还没有想那么多。但凉平则说:“我有一个梦想,我会去念高中,不过我想在十五岁前出道。如果不行的话,我想在高中毕业之后将它实现。不管以什么样的形式进入演艺圈,最后我想以一个艺人的身份在圈里活跃。这就是我的梦想。”很明确地说出自己的想法喔!

  让我惊讶的是,虽然逼近高中联考,却感受到他对进入演艺圈的强烈意志,他还很清楚地规划好几岁要做什么事,为自己订好了目标。因为他平常都只会开玩笑,当时我真的吓了一跳,觉得他很成熟。”才国中三年级,却对自己的未来有具体的概念,这一点相当难得。社会上的大人们有多少人能具体地说出自己的目标,而确实地去实现呢?说得极端一点,这种人实在少之又少。而凉平却努力地想实现自己的梦想。这种态度十分值得我们学习。

  凉平在2000年3月15日顺利考上“北海道立白石高等学校”气让妈妈操心的日子也划下休止符。住在邻居的太太告诉我们凉平妈妈的心情:“凉平的妈妈在考试前一个月的时候非常担心他:

  “不知道行不行…”虽然白石高中的学生都很谦虚,但是头脑不好还真考不进去呢!他能考上真的太好了。与其说妈妈很高兴,到不如说是松了一大口气吧!”

  凉平平常搭公车或骑脚踏车往来白石一局中。走路要花一个小时的时间,周围的景物放眼望去也只有无尽的平原。天气不好的时候还要与强风抗衡,所以凉平大多搭公车通学。“这附近是什么都没有的乡下。最近的便利商店要走一公里才能到呢!”的确,看得到的只有白桦木或虾夷松树,以及主要道路,其余什么都没有。有一位男同学说:“我们这里是边疆嘛!”虽然他这句话有点自嘲的意味,但是真正到了这里,却觉得这句话一点也不假。

  凉平的同学说:“千叶在高一的第一学期的结业式后就离开了。让人觉得他的高中生活实在太短了,大概没有什么高中的回忆吧!

  我记得他还很开朗地跟大家说:“如果我出了唱片,大家都要买喔!”上课的时候,他都会问老师一些无厘头的问题,很会炒热气氛。听说他要转学到东京去,真的很寂寞呢!我想他应该也很寂寞吧!跟不同国中的同学才相处没多久,还没熟稔就要分开了。”只念了四个月就要告别刚考上的高中,一定相当寂寞。但却能实现他出道的梦想。凉平意气风发地说:“这样就够了。”

  认识凉平的老师说:“他说:“为了实现梦想,一定会失去什么,这也是没办法的事。鱼与熊掌不能兼得。”

  “千叶要转学的事我是听他妈妈说的:“好不容易才考进高中,才念四个月就要离开了,虽然很难过,不过这也是为了实现孩子的梦想。”我想他爸妈也很不放心吧!要让儿子一个人在演艺圈这个不同的世界奋斗。幸好后来非常成功,真是太好了。刚入学时,他是个很开朗的孩子,没有任何隔阂,他有很多朋友。书也念得很好。他到东京的学校去,一定也会有很多朋友吧!”

  凉平在八月与学校正式告别。在东京的宿舍里开始与绪方龙一、橘庆太一起生活。之后,展开一连串的舞蹈练习。

  在2000年十一月底的星期日。w-inds.开始在代代木公园的行人徒步区表演。

  当时他们还是没没无名的无名小卒,庆太为主唱、配着街舞的音乐跳舞,这种形式的街头艺人在东京一点也不稀奇。但这三人的舞蹈、歌声与外貌,实在很有魅力。

  “这几个男孩有与众不同的特质。”据说有许多旁观者都这么认为。而每周日在行人徒步区追业余乐团新闻的音乐杂志编辑,谈起出道前的w-inds.。“第一次看到他们的时候,他们的感觉很纯真。看他们跳舞的样子,能感受到他们努力的态度。只看一眼,就能感受到这样的气氛,以后一定很有希望。很多到代代木的女生说:“要不要跳槽啊…”

  不过在十二月中左右,他们突然不见了。后来我才知道,他们之后是以涩谷的“109百货”为活动据点。代代木公园这里大多是乐团,而且歌迷之间的规则很严,就算你心里想跳槽,也不能真的随便变心。”凉平对家乡的朋友说起有关街头表演的事:

  “在街头表演真的很难呢!即使在练习教室里跳得很好,到了外面还是会乱掉。说得具体一点,就是随著录音机放置的地方不同,音乐传到三个人耳朵的时间点也不一样。另外,地板跟柏油路也有很大的差异。用力踏步的反射力不同、或是路面不平不能顺利做出下一个动作。不过,最难的是对观众表现自己的方式。因为是在路边,大家都是路过吧?为了让他们停下脚步,会想讲一些话吸引大家,但是有时候受到一点小影响,就表现不出来了。人生就是不断地学习啊!”虽然他很开朗地说着,不过在他的内心应该对未来感到很不安吧!”

  但随着场地转移到109百货前,每周按时前来的女生急速增加,口耳相传也使得观赏的人数倍增。过完年之后,留连在涩谷附近的杰尼斯迷,逐渐变成w-inds.迷,而且这个现象有越演越烈的趋势。

  凉平用开朗的声音向故乡的同学报告:“最近我很期待星期天的表演,有好几百人会来看我们,还会收到很多信呢!里面写着:“你们的舞蹈,给了我很多勇气,谢谢你们。以后也要加油喔!”这让我好高兴喔!”

  但之后却有意想不到的发展。在出道前的3月11日演出会场,居然在八千名的歌迷前表演。凉平在舞台上嘶喊:“居然来了这么多人,真的好高兴喔!”

  从小学起便梦想的演艺圈出道,实现梦想的这一刻。凉平在w-inds.里必须以队长的身份,领导小他一岁的其他两位成员。背负在他肩上的任务应该相当沉重吧!

  他拥有掳获歌迷们的精湛舞技与可爱的笑容,以及冷静的判断力和炒热气氛的能力。以这些为武器,不仅在w-inds.里,相信以他的才能,在不久的将来也能在各个领域活跃。今后的动向值得大家特别注意。

本文链接:http://billsboatrepair.com/juqingtai/458.html